首页 > 历史 > 

红花香飘太行山

红花香飘太行山小说

红花香飘太行山

来源:网络 作者:独狼 主角:唐儿 分类:历史 时间:2022-11-24 09:02:06

红花香飘太行山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历史小说。作者是独狼,主角是唐儿,下面一起来看下书的主要内容:《红花香飘太行山》的作者是“独狼”,本文是一篇未完结的长篇男频军事小说,唐儿是小说的主人公。故事梗概;村里一对夫妻生下来一个非常聪明伶俐的儿子,日子贫困,还遇到大旱,男人外出知道了金矿的存在,回到家后苦苦寻找,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,找到了一片金矿,男人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八路军,谁知道怎么走漏了消息,被地主和日本奸细给盯上了,害死了男人,自此之后男主跟随八路军一起保护金矿。...

在线阅读

传说一:斗店村的祖祖辈辈流传说:“在这深山大沟里,埋藏着金马驹子,金碾子,金牛,金葫芦,还有小金人。只是很深很深。多少代人都想挖出来,可惜,这些金子宝贝会跑,凡人根本捉不住。可恨的是,南方的南蛮子们,脑袋瓜子灵,会念咒憋宝贝,偷偷来到山里,见山上有金葫芦,用它当钥匙,打开金洞,憋走金牛金马驹子,由于金葫芦生长不到千年,力量不够,早早压弯,洞口闭合。南蛮子们遗憾地走开。至今剩下的金碾子小金人等宝贝还在洞里……传说二:斗店村出生一个小男孩,生下来就会笑,生长很快,早早就会走路说话,小胳膊小腿忒有劲儿,说话和大人一样。力气比同龄孩子大得多,好像有神力。头脑灵活,啥事一教就会。村里大人小孩都喜欢。说这孩子长大一定有出息……一)小家暖洋洋这一年,老天爷发了狠,冬季没有飘一片雪。春天更甭提下雨了。整天刮着风,卷着沙土和残草败叶忽东忽西忽高忽低。从山梁转到沟里,再到平地,遮天蔽日鸟兽绝迹……太行山北麓的一个村庄叫墨斗店,由于没有肥沃的良田,全是沙土地,遇到大旱年景就会粮食绝收全村饥荒。好多佃户因交不起粮租而恐慌……这个村子北面是沙石岩。快立夏了,还不见新鲜柴草牙子出来,光秃秃的热得似锅底。只有河边和晒不到阳光的山坡看到绿色。一些嫩树叶子和野菜几乎被采光……村前是条大河,往年这个季节,河水哗哗,种庄稼,人畜饮水都很方便,可是今年,河床干了底,鱼虾成了干儿。全村一百多户人家集中住在北山下。单靠一口井提水。从早到晚都有辘轳的转动声,吱咛吱咛……咕噜噜咕噜噜……最后提水的总是崔老国一家。因为,他们离水井最近。人们排队争先恐后,都是穷苦人家,相互理解。但是,谁也惹不起二地主赵二槐。他来了就得排在前,不然就会使绊子……有时会大声吵吵:“老子就是要先提水,看你们咋地?”众人就像躲避瘟疫唯恐不及。崔老国的老伴儿总是手里拿着针线活儿,对一些旧衣服浆洗干净进行缝补,听着人们摇动辘轳发出的沧桑单调的歌谣……这歌遥微弱消失,老妇人才慢慢走来。然后,重复那种苍凉的叹息和无奈。她瘦弱无力,只能半桶半桶的,积满两桶自己担不动,就等老头子,每每这时,老头子领着宝贝儿子就来接。儿子天真烂漫,在爹的身后偷偷地用小木棍挑水玩。娘嘻嘻的笑,爹佯装不知,边走边笑骂:“唐儿,你个小兔崽子,把水撒在外面,糟年景吧,这水多贵重,照这样下去,种不了地收不了庄稼,不渴死也得饿死……”这些话对于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是听不懂得。唐儿照样挑来挑去,一会前一会后。爹就呵斥老伴儿红梅:“你也不管管,看你养的孩子多不懂事!到家水就糟蹋光了,哼,渴死你们,哼,你个王八羔子……”没等红梅说话,自己先嘻嘻的笑了。儿子是这个家的希望,长大就是顶梁柱,娶媳妇生娃子,崔家的香火传承啊,疼还疼不过来呢!是掌上宝心上肉,看他虎头虎脑的,多招人爱啊!宝贝儿子,爹不怪你,快快长大吧,这个家就靠你了……老伴儿看出啥意思,撇撇嘴:“看把你美得都找不到北了。”

不过百步就到家。这个家是个草房,用石头垒起来的墙,外面用黄土泥磨平上半截;里面也是如此。只是不同的是磨得较细致,还用当地山上挖出的观音土刷白。这算是好的装修了。自古至今延续。虽然土气,但整个小屋子洋溢着温暖喜悦……崔老国走进小屋,担子不下肩,歪一下前桶,哗啦啦,又歪一下后桶,哗啦啦……水缸就溢满了水,他的影子晃晃悠悠……他还想备下两桶水,防止井水干了底。这时,老伴儿红梅就说:“唐儿爹,够用了,歇歇吧。一会吃饭!”他嘿嘿笑着把桶倒扣,担子挂在墙壁。然后不由得仰望天空,星星若隐若现,苍穹灰蒙蒙。山风微微吹来,竟是热乎乎的。村北的沙石山传出野鸡和斑鸠的低鸣,温温吐吐没有生气。.他长嘘短叹,自言自语:“今年是咋的啦?都过立夏了,还不见一个雨点儿!庄稼能种吗?”他听到那个大犄角羊的咩咩声,知道这是缺水。羊啊也知道闹水荒了!他把一瓢水倒进一个石头水槽,三只羊就挤在一起喝水,滋喽滋喽的响。他顺手摸摸大犄角,自言自语地说:“老伙计,对不住啊,跟俺五年,今年遭大旱,山上无草吃,家里无水喝!谁知老天啥时开眼!唉,慢慢熬着吧……大犄角似乎明白主人的意思,叫了几声就跪下了,两眼湿湿的……“爹,娘叫吃饭……”老国回过神来,冲儿子嘿嘿地笑,顺手抱紧儿子,刚硬的胡茬剐蹭嫩嘟嘟的脸。儿子啊啊地喊叫:“娘娘,爹扎我……啊……”

红梅就生气地说:“你个大人像样子吗,看把孩子扎的!别闹了,赶紧吃吧。”

饭菜很简单,是谷子糠皮经过炒热在石碾子砸烂成面,放些树叶子,叫菜饼子。刚出锅的饼子,热气腾腾的,散发着香气!这种饭食一年不断炊,在当时就算温饱人家。比起有的佃户,每年春季出外逃荒要饭,崔老国一家的生活就算知足了。这要归功于勤劳和节俭!崔老国放下儿子,脱了鞋盘腿坐在炕上。围着变成黑色的木桌子,掰开一个饼子,咬一口慢慢品尝,嚼烂伸长脖子瞪眼咽下,赶紧端起大瓷碗吹几口,咕咚喝下野菜汤。夫妻两个这样生活惯了,不觉清苦,总比饿肚子强啊!可是,儿子唐儿就撅了嘴嘟嘟囔囔不肯吃。一劲儿嚷:“苦,俺不吃,……”这时,夫妻俩就使眼色,会意地笑笑,把煮熟的鸡蛋给儿子。老国说:“儿子,放心吃吧,再穷也不饿着你!”红梅就说:“你是爹娘心头肉,不让儿子吃让谁吃!”儿子那里知道,这是爹娘饿肚子喂养的几只鸡攒的蛋啊!不大工夫,这顿饭就结束。一家人安顿好剩汤和菜饼子,搬走黑桌,小屋宽敞许多。杏核油灯散发着弱光,但可以看到一家三口和谐幸福……为了省下奇缺的灯油,他们早早就钻进被窝休息。儿子倒头就睡。老国靠近红梅,抚慰着说:“今年大旱,恐怕交不上粮租。二地主催租子该咋办啊!唉!”红梅把头埋进丈夫怀里,感到无比温暖,更感到是个靠山,很自信地说:“车到山前必有路。咱们好好干,多担水抗旱,不信没收成!睡吧,明天俺就帮你种地。”说着话,吹灭油灯,把脸贴近了。老国是个血性汉子。一股热血冲上来,翻身爬了上去,尽情的挥洒云雨……但他有些牵强力不从心。吃不饱肚子,不沾油水的身体是虚弱的,臌胀起来却是空枪,留下些许遗憾。红梅理解男人,他太累了,为这个家耗干了身体,原本魁梧的身板竟然干瘪弯曲……(二)淘气的儿子崔老国被红梅推醒,眼睛还没睁开,就听红梅急急地喊:“快醒醒,唐儿不见了!”老国猛然坐起,惊异地问:“你说啥?”他摸一下儿子的被窝空空的,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,脑门霎时出来汗珠,脑子轰然炸响……自言自语起来:“去了哪里去了哪里啊!俺的宝贝儿子!”红梅看到老伴涨红的方脸,惊恐焦躁的眼神,还有捶胸顿足的无奈,安慰说:“是不是出去玩?这孩子懂事不乱跑。从来没有。咱们找找吧。”老国略微舒一口气,稳定情绪,点点头。

此时,天还没有亮,有几颗星星悬在天穹,把余辉尽情洒下来,准备隐去……东方显出鱼肚白,冲破黑夜,准备把阳光照到大地……老国和红梅冲出这间茅草屋,房前屋后,羊舍鸡棚,黑影旮旯,没有!院外小路,河边树林,井旁田边……没有!凡是想到的临近地方都没有!这可急坏老两口。老国跺跺脚,骂道:“王八羔子,急死老子,你在哪啊!”红梅也定不住心,胸口突突的颤动。眼泪掉下来,哽咽着说:“儿子,好儿子,别吓唬娘,快出来吧,啊儿子,娘的心尖子,你听娘的话,出来吧!……”老国又骂道:“小兔崽子,你平时猴儿精,今天做出傻事,走也不跟爹说一声!你想干啥,爹给你办吗。你小小年纪黑灯瞎火的走丢了咋办。咱崔家就你个独苗苗!”红梅抹一把泪,哭着喊:“儿子,娘那里对不住你,直接说呀,干嘛这样折磨娘!”……老俩口同时喊:“儿子……唐儿……快回来啊!爹娘等你啊!儿子……心尖宝贝……爹娘想你啊!”

一个时辰过去,儿子不见踪影。东方那个鱼肚白顶上个红边,云彩成绛紫色……村里的勤恳人家陆续走出来,背着木龢子铁耙镐头铁锹向农田走去。还有的背着土大粪运到土层薄的地里增强肥料。他们看到老国和红梅就问:“你们老俩口起的真早啊!棒子种完了?啊,真够快的!”还有的插科打诨:“你们俩口子不在被窝搂着,跑外头亲热,真馋人啊!”……当人们看到红梅眼含热泪,再看看老国愁眉苦脸的样子,预感到事情不妙,有的不好意思地走去,有的就问:“出啥事了?”红梅嘴快,哭着说:“俺家唐儿不见,半夜三更去哪里啊。还是个孩子!”老国叹气道:“去哪里,从来没有这样啊!”有人安慰:“走不远,小孩子胆小,黑灯瞎火的不敢乱跑。仔细找找,说不定早回家了。俺先去种地。真找不着孩子就喊大伙儿帮帮忙!”

老国连忙感谢大家。然后和红梅无精打采地回家。等进屋子,可是吓一跳,唐儿躺在被窝里安然熟睡。脑门子汗湿淋淋的。看样子是费了很多力气。他们凑近端详,脸蛋鼻尖耳根前胸有剐蹭的血印子。掀开被窝更可怕,嫩嫩的肚子小胳膊小腿都有擦伤。这是咋回事?他们没有惊动儿子。慢慢走出来,在院子里查找线索,寻找答案。红梅说:”不管怎样,孩子安全回家。悬着的心踏实。这孩子真淘气啊!”老国琢磨一阵子,突然很深沉地说:“俺看肯定是唐儿搞名堂,故意不让知道。看样子是上树下树剐蹭的伤。”红梅反驳说:“俺看像有人打架。”老国解释说:“俺小时候也上树掏鸟蛋,经常刮伤皮肉。”红梅不解,认为孩子很听话,没有掏过鸟窝。老国也是不解,但想不出儿子干了啥事情。他们不由自主的仰头看看院里一棵核桃树,。树冠遮蔽半个院子。有几个大树枝越过东墙,此时已是嫩叶婆娑,习习作响。老国在树根处发现脚印,是小孩的。他明白,对红梅说:“唐儿肯定是在这棵树上搞名堂!”红梅赞许地点点头……认为老伴说的对,不愧是男人。更从心眼里惊奇儿子,才七八岁的孩子就能上树,而且这树又粗又光,说明儿子鬼心眼多……他们没有惊动儿子,看睡觉香甜的样儿,一定是耗费了精力……他们肯定的是儿子没有干坏事,这是品质决定的。但也理不出头绪,儿子究竟做了啥?按这异常举动去想,必定隐藏着小秘密!……红梅自言自语:“儿子,不管做了啥,只要回家来就是好的。爹娘不怪!”老国附和道:“对,儿子,天塌了爹娘顶着。你只要回家就是好样的!”红梅看看儿子,俯身亲儿子脸蛋,说:“儿子,娘的心尖子,你可回来了,可把娘吓坏,魂儿都要出来。”老国俯下身亲儿子额头,说:“儿子,你个小坏蛋,真会吓唬爹。俺的脑袋快涨破。”红梅摸着小手说:“儿子,以后可别做傻事啊。去哪儿和娘说一声!”老国摸摸小鸡鸡说:“儿子,你是崔家的种,唯一的希望。千万别有闪失,不然对不起祖宗!”

斗店村的庄稼地主要集中在南边。还有绵延的群山。崔老国和红梅没有惊动儿子,轻轻走出院落,走到河滩,踩着裸露的沙石怨声道:“这鬼天气,一星点雨不下,河都晒干!”看看干涸的河床,村民们挖开沙硕,找寻着救命的水源。有的在深坑里用葫芦瓢掏水,灌满两桶就用木扁担在肩上颤颤悠悠的来到地里,一个一个坑的灌水湿润籽种。红梅说:咱也挖个水坑吧,担两桶水去地里,省得来回跑。老国点点头,放下木龢子,就开始挖。铁锹舞动沙石飞扬。不多功夫,一米深的坑出现水。水从沙石缝隙源源不断地涌进来,俩口高兴了,灌满两桶急火火地向地里走去。山区的地形不像平原,高低不平长短不一。但佃农们依然在这稀薄的土地寄予厚望,细心耕耘。只见村民们弓身驼腰汗流浃背,大人小孩忙的不亦乐乎……红梅踩在干透的土地,惆怅地说:“老伴啊,你看着地能出苗儿吗?”

老国更加惆怅,叹气道:“不出苗儿也得种啊。多加水!”说着话望望忙活的村民,自言自语:“等老天睁眼吧!”

红梅把木龢子的绳套套在双肩,坚定地说:“老伴儿,来吧,俺在前头拽,你扶好把,咱把地种好!”

老国更坚定地说:“为了儿子为了咱家,流汗流血都不怕!”

地里出现一道一道的沟,一个人扔籽种,一个人浇水,一个人封土,一个人施肥。一个双肩勒出血印子,另一个双手磨出大血泡。微风中吹乱头发,飘走汗水,留下一行一行坚实的脚印……一个上午,他们终于种上一亩多的玉米。来到地边休息。高声喊:“大伙儿休息吧,别累坏身体呀!”

大伙都高声喊:“看把你们美的嘴都亲到一起了!”

哈哈哈哈……

这时赵二槐走过来,脖项子插着大长杆烟锅子,铜锅头张着黑口,油亮的烟荷包在背上耷拉着,高傲的对着老国说:“把地种好啊,今年是旱年头,秋后照样收租子!”说话的时候,他的眼光阴邪邪的划拉妇女。红梅恼怒地低下头……赵二槐走远,红梅就忿忿地说:“本地赖不是好东西!”

老国忿忿地说:“二地主本地赖!”

村民们愤愤地骂:“本地赖二地主!……”

但这仅仅是骂骂而已,谁敢动人家一手指头必遭残害,穷苦佃户又能怎样呢?曾有几户人家就是因为得罪了这家伙被暴打致残,去哪里说理啊?

赵二槐走后,红梅望望天空,就像无尽的深渊,压抑无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