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现情 > 

夫人离职后,偏执霸总成舔狗了

夫人离职后,偏执霸总成舔狗了小说

夫人离职后,偏执霸总成舔狗了

来源:网络 作者:蒋小鱼儿 主角:陈璟淮李慕橙 分类:现情 时间:2023-01-24 16:52:06

夫人离职后,偏执霸总成舔狗了是最近抖音上非常火的一本言情小说。小说的作者是蒋小鱼儿,主人公叫陈璟淮李慕橙,小说主要讲述的是

完整版小说《夫人离职后,偏执霸总成舔狗了》由蒋小鱼儿写的一本言情小说,主角是陈璟淮李慕橙,小说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下面是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

独家完整版小说夫人离职后,偏执霸总成舔狗了是知名蒋小鱼儿著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。本小说的主角“陈璟淮李慕橙”内容主要讲述李慕橙用了三年的时间去陪伴陈璟淮,不离不弃,然而到最后却被这个男人背叛了,因为陈璟淮的白月光回归了,自己的一片深情喂了狗,转身离开,不想有一丝的留恋。失去了李慕橙的陈璟淮又一次后悔了,可是再也看不到女人的背影,再也寻不到女人的踪影,他们之间是不是终于结束了?...

在线阅读

“贱人!你又不是璟淮的女朋友,你凭什么一直黏在他身边?”

办公室外,李慕橙再次被眼前刁蛮的女人拦住。

她面无表情,一双眸子十分冷淡,可还是要不厌其烦的解释:“我是陈总的下属,自然应该呆在他身边,魏小姐要是有什么意见,不妨跟我们总裁自己说。”

不欲纠缠,说罢她抬脚就要走人。

可还没等李慕橙挪动脚步,就被女人拉住,似是怒极,反手就是一个巴掌。

“啪!”响亮的一声,李慕橙被打得偏过头,耳朵嗡嗡作响。

她垂着头用舌头顶了顶脸颊,倒是不疼,只觉得有些麻木。

想来,是肿起来了吧。

明天还得见人,也不知道回去冰敷能不能好?

头顶,女人刁蛮的声音依旧尖利:“你自己不要脸,别人还要脸呢,我告诉你,从今往后,你离璟淮远一点,别在让我看见你。”

耳朵还没缓过来,李慕橙只觉得这声音有些忽远忽近的,待抬起头,就瞧见女人早已经踩着高跟鞋走远,背影都透着一股千金小姐的贵气。

旁边跑过来了一个小员工,走到她身边,紧张的问:“橙子姐,你没事吧!”

跟在陈璟淮身边这么多年,她都习惯了,能有什么事儿。

李慕橙疏淡开口:“没事。”

……

顶着一张红肿的脸上加班到晚上,到家灯却还没有开。

他还没回来。

疲惫的放下包,李慕橙将整个人窝在沙发里,两只手放在脸上,眼神直愣愣的,却没有焦距。

她今天过得,好像不太愉悦呢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门那边传来电子锁的响动。

不用想,是他回来了。

脚步声清晰,男人走到了李慕橙的面前:“今天魏欣桐又去找你了。”

用的肯定句,看来他对自己的遭遇也很清楚。

“嗯。”

陈璟淮看到了她脸上清晰可见的巴掌印,微微皱眉。

“自己找个冰袋吧。”

疏淡的说完之后,他便回了房间。

这样敷衍,是他一向对自己的风格。

算了,本来也没指望他能关心自己什么。

陈璟淮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,李慕橙收回视线,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,还会觉得心痛么,好像不会了。

像脸上这个巴掌,痛到某种程度后,反倒成了麻木。

找了冰块冰敷后,她躺在床上,卧室的窗户没关,飘进来一阵冷风,叫她冷不丁的打了个机灵。

李慕橙突然想,当初答应陈璟淮,是不是错了,不然自己现在的生活,应该会很平淡。

晚上的时候,她做了一个梦,是很久之前的事情。

陈璟淮躺在床上,怀里抱着自己。

梦里,他的声音温柔,会对自己嘘寒问暖。

而李慕橙也是双眼含笑的往他怀里钻了钻,满脸娇憨:“这样就不冷了。”

再次睁开眼睛,房间里依旧只有她自己一个人,李慕橙拉了拉被子,拍了拍自己的脸颊。

她好像,再也不会像梦里那样笑了。

是啊,陈璟淮不是她的,他已经有未婚妻了,就是那个魏欣桐,跟陈璟淮门当户对……

她记得当初陈璟淮跟她说:“我的身边已经没有任何可以信任的人了,我只信你,你能帮我么。”

所以她放弃了自己平淡的生活,毅然决然的选择站在了他的身边。

没睡多久,可能是这个梦太温暖,反倒让她睡不着了。

她索性起来给自己准备了一份早饭,楼上的脚步由远至近,却没进厨房,只是在客厅遥遥说了一句:“我去上班,不吃了。”

她本不想搭理陈璟淮,但是又不想因为魏欣桐的事情表现的那么明显。

“嗯,我没有做你的饭。”

李慕橙没有回头,只听外边的脚步似乎顿了一瞬,很快传来了开门声。

他走了。

心底紧绷的弦,就这么断了一根。

等吃完了饭去了公司,刚坐在位置上,就有一个脑袋从对面的工位上探了过来,是她带的小实习生——姜洋。

“吃饭了嘛!”

看着姜洋嬉皮笑脸的样子,李慕橙仿佛看到了之前的自己。

不过嘴里回答他的话尽显疏离:“吃过了。”

话刚说完,就听到了他失望的语气:“我还特地给你带的早饭,没想到你吃饭了,那下次吧。”

一边的薇薇凑过来:“哎,橙子姐,你早上不是不习惯吃饭么?”

“今天特殊。”

薇薇的眼神若有所思,李慕橙也没有给她解释为什么特殊。

公司里边所有的人,都知道她跟陈璟淮的关系不一般。

她没有瞒着,这样可以给陈璟淮挡住多余的桃花。

恰好这时,陈璟淮走了出来。

“咱们总裁脖子上的围巾,看起来好像已经很长时间了啊,这么有钱为什么不换一条呢。”有人低声议论。

李慕橙低着头,没说话。

那条围巾是她三年前送给陈璟淮的,尽管还算爱护,可这么些年头,看上去自然不可能再跟新的一样。

当初送给他围巾的时候,他说第一次收到礼物,要好好收藏。

可围巾本来就是日用的,有什么好收藏的?她答应了送给他别的东西。

于是啊,当时的她折了一整瓶星星,每一颗星星上边都写着一句话,让陈璟淮不开心的时候,就拆开一颗看看。

只可惜,那瓶星星陈璟淮到现在都还原封不动的放在办公室的桌子上。

而她早就料到了,所以在那些纸上,写了他永远都看不到的话。

早知道有这一天,当初还不如跟陈璟淮说那围巾还是放起来的好,省的现在碍眼。

“橙子姐,总裁今天好像有点不大高兴啊。”

李慕橙眼睛都没抬,收拾文件,抬脚离开,还不忘留下一句话:“高不高兴,关我什么事儿。”

薇薇有点尴尬。

倒是李慕橙面前的那个小实习生一直跟在她屁股后边。

黏人得让她都没办法忽视,只能停下看他一眼:“你自己没有事情做啊,老跟着我干什么。”

姜洋眯着眼睛笑着看着李慕橙:“因为喜欢姐姐啊。”

李慕橙:“……”

李慕橙的年纪确实不小了,如今二十八岁,陈璟淮比她小了足足五岁。

面前的姜洋也不过二十三四岁的样子。

只是跟在陈璟淮的身边久了,她也好像对谈恋爱的事情并不那么上心。

没有把姜洋说的话放在心上,李慕橙冷笑一声,白皙的脸沉了下来,语气淡漠而疏离:“我不喜欢你,离我远一点。”

公司的人都知道她和陈璟淮的关系,谁知道他的接近是不是别有用心?

跟了陈璟淮那么久,别的没学会,他身上的气势李慕橙到是学了个八九成。

可面前的男孩儿就像当年自己认识陈璟淮时那样,一点都不怕。

“姐姐需要我。”他笑得温柔。

李慕橙无语,直接转身走人。

突然就明白了,当年陈璟淮认识她的时候是什么心理。

还未走远,后边压低声音的询问还是传进了她的耳朵里:“连她你都敢招惹,你知道她是谁么,听说咱们总裁跟她……”

“没有的事儿就不要信谣传谣,她从来都没有承认过跟总裁的关系。”

姜洋在那头替她辩驳。

不用想,李慕橙都能猜到那边人的脸色。

她自嘲的勾起唇角,真是个孩子,这还需要亲自承认么?

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陈璟淮包养的情人,而现在陈璟淮跟魏欣桐的关系,是全公司都知道的。

她啊,在他们眼里,像个笑话。